“诺奖”启示录:公益向右 商业向左

发布时间:2019-11-08 17:26:56

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在没有商业联系的情况下完全依靠公共福利和财政来解决公共服务的负担。

李·鱼枷

最近宣布了2019年诺贝尔奖。人们对诺贝尔奖的关注不仅是因为他们每年都密切关注和了解诺贝尔奖获得者及其研究成果,还因为它是一门集体科普,是全社会对科学精神的表彰,是人类认知能力和水平的又一次升华。诺贝尔奖已经颁发了119年,到2018年,已经颁发了590个奖项,有935个个人或组织获奖。

诺贝尔奖成立之初,本金只有3100万瑞典克朗(约合920万美元)。只有这一小笔本金将被用来奖励已经支付的奖金。然而,事实上,诺贝尔奖提供的资金越多。秘密是围绕诺贝尔奖建立了一个基金会。基金会的投资模式从最初的存款和债券转变为股票市场、房地产和私募等风险投资。

奈良基金会主席、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主席徐永光写了一本名为《公益往右,商业往左》的书。他说公共福利应该注重效率,往右走,企业应该注重社会责任,往左走。纯粹的公共福利具有很高的道德地位,但如果它与商业无关,它是不可持续的。如果诺埃尔坚持对老人遗嘱进行安全投资的原则,奖金就会提前用完。在1953年投资策略改变之前,该基金的资产在50年内缩水了60%,只剩下300万美元。

本届诺贝尔奖是世界上最成功、最有影响力的公益基金。该基金总资产达到38.7亿瑞士法郎,是其成立之初的124倍。今天,诺贝尔奖颁发得越多,光是年收入就足以奖励上一年对人类做出杰出贡献的人,并支持他在未来20年的艰苦研究。这种公益基金不仅可以回报探索未知领域、造福人类的辛勤劳动,还可以在巨大的积极示范效应的基础上激发无尽的科学探索。

在社会影响的范围内,公共福利是向左的,特别强调社会福利,而最左的是纯粹的公共福利。商业是向右的,强调经济效应,而极右是唯利是图的。现在,越来越明显的是,公共福利应该向右转,商业应该向左转。对右翼来说,公共福利绝不是一个营利企业。通过效率来判断公共福利是否忠于其初衷,即它是否解决了社会问题,是否具有可持续性。目前,公益领域充斥着爱,但初衷已经消退。

关注感觉、动机、过程,而不是结果。我们经常看到的是爱是伟大的。涌向灾区、捐钱和支持教育已经成为一种时尚。摄影,头条新闻,电视,孩子们唱着“感恩之心”,一个孩子可以收到10个书包。诚然,捐赠给基金会的钱一点也没有浪费,但极左的公益事业并没有建立解决社会问题的激励机制,甚至已经变异为一种慈善事业。

面对外部世界是道德绑架,公益应该远离商业和铜的恶臭。在家里,保证资金绝对安全是道德上的自慰。只有存款和债券可以投资,根据章程的要求,所有的存款和债券都将被使用和捐赠。起初,资金筹措很有活力,但解决社会问题的效果不是很好,而且逐渐下降。即使筹资是可持续的,资金规模也无法增长,资产收益和社会效益也无法共存繁荣,造成了“撒胡椒、撒胡椒”的尴尬局面。

目前,住房公积金、社会保障基金、养老基金、平台基金等。,或多或少都面临着类似的问题。最突出的是未能建立以市场为导向的机制来扩大基金资产和收入,导致普遍的赤字或不足,社会保障(住房、养老、医疗保健等)覆盖面不足。),和“369”安全分层,从而迫使市场导向的“安全依赖”。目前,居民普遍以他们拥有的财产数量来衡量改革成果的“成就感”,这并非没有道理,也反映了公共服务的短缺。

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在没有商业联系的情况下完全依靠公共福利和财政来解决公共服务的负担。近年来,世界陷入了“货币鸦片”维持增长的难题,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谈论社会责任。没错。解决社会问题是打造“百年老店”最具前瞻性的企业战略。商业在左翼是可持续的,因为它总是把效率放在第一位。我希望公共福利也向右转,所有的路都通向同一个目的地。当两者相遇时,社会福利将最大化。

(作者是广东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

资料来源:《证券时报》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pk10购买 pk10注册送58 广西快3开奖结果